辽宁:洪灾后霸王沟屯的6万斤鸡蛋运往沈阳

辽宁:洪灾后霸王沟屯的6万斤鸡蛋运往沈阳。24日上午,记者来到了通车才两天的清原满族自治县南口前镇高力屯村霸王沟屯,在村民都宝林家门看到,他正在整理装鸡蛋的箱子。他告诉记者,今天是通路后的第二次卖鸡蛋,养鸡户们高兴坏了。

太阳2,大蒜、绿豆、芸豆等农产品价格飞涨,为何偏偏蛋的价格不涨反跌呢?

玉米涨价、大白菜涨价、人工费涨价、运输费涨价,鸡蛋价格却不涨反跌……
昨日,记者在素有“中国北方禽蛋之乡”之美誉的新民市公主屯镇采访时发现,低迷的蛋价让蛋鸡养殖户们很是失望。一些养殖户更是放弃养鸡改种地。鸡蛋价格缘何低迷?蛋鸡养殖是否就该转型?记者试图在采访中找到问题的答案。
A、卖一斤鸡蛋就赔一角钱
5月23日早9时,华润万家北海店。排队买鸡蛋的市民蜿蜒几十米。对于这样的壮观景象,售货员李小姐早已习以为常。在李小姐眼里,今年蔬菜涨价,一斤只需2.85元的鸡蛋早成了市民们的最实惠的选择。“每天几百斤鸡蛋都不够卖,来晚了根本就抢不着。”排队抢购鸡蛋的场景并非只出现在华润万家。家乐福、沃尔玛、兴隆大家庭等大超市每天也上演着相同的一幕。
低价鸡蛋倍受市民追捧,可远在50公里外的新民市公主屯镇泡子沿村,养鸡户李启华望着鸡舍里余温尚在的鸡蛋,却笑不出来。新民市公主屯镇素有“中国北方禽蛋之乡”之称,沈阳市区内销售的鸡蛋约有一半都来自这里。李启华是公主屯镇第一个饲养蛋鸡的养殖户。从90年代初开始,他就率先搭起了鸡棚,搞起蛋鸡养殖。
李启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现在一共养了1000只鸡,这些鸡一天能产蛋100斤左右,一斤鸡蛋外卖的价格平均为2.85元,一天能卖285元,而一只鸡一天要吃饲料二两半,一斤饲料的价格为1.1元,二两半就是0.275元,1000只鸡光吃饲料就是275元。这就意味着,1000只鸡一天创造的价值是10元钱。“卖一斤鸡蛋就得赔一角钱!”
B、养鸡户拆鸡笼卖铁改种地
李启华的话得到了新民市新星公主蛋鸡饲养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雷明和的认同。
记者在公主屯镇政府了解到,截至2009年2月,全镇蛋鸡饲养量达到1500万只,日产鲜蛋130吨,养殖户达到2000多户。雷明和告诉记者,仅仅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全镇的养鸡户几乎减少了一半,又改种地去了。
公主屯镇的蛋品经纪人柳德才告诉记者,以前他一天能从养殖户里收上1000多斤的鸡蛋,现在却连一半都收不上来了,就是因为养鸡户突然变少。“在2006年鸡蛋行情最好的时候,像东蛇山子乡太平村等几个村子几乎家家养鸡,有的养鸡大户一年最多能赚20万,养蛋鸡成为当时村民的主要致富途径,那谁还去种大田呀。可现在你再去看看,一个村子一共也就零星几户在勉强维持。今年种植蔬菜和粮食赚钱,许多养鸡户不养鸡又重新种地去了。有的甚至把鸡笼子都拆了当废铁卖了。”
记者在太平村和泡子沿村走访时发现,村民家中随处可见废弃的鸡舍和设备。李启华告诉记者,泡子沿村共有农户200户,最多时有170户都养蛋鸡,可现在只剩20多户了。雷明和也告诉记者,他的合作社是公主屯最大最知名的合作社,以前有368户社员,今年就剩200多户了。“少养少赔,多养多赔,有一个养一万只鸡的社员,今年赔了30多万,不但把以前养鸡赚的钱都赔了进去,还倒搭10多万。”
C、鲜蛋经销商只打南方市场
距公主屯镇政府300米处,就是有名的公主屯鲜蛋交易中心。这里曾号称东北最大的鲜蛋交易中心,年交易量达15万吨,不但供应沈阳本地市场和周边地区,而且销往全国20多个省、市和地区,来自香港、广州、福建、厦门、深圳、北京等地的30家蛋品经销公司、站、点在此均设经销处。
昨天上午,记者冒雨来到这里,曾经异常红火的市场如今门可罗雀,几乎一辆前来拉货的车都看不见。驻扎在这里的广州宏远鲜蛋经销处经理曾祥辉告诉记者,市场冷清和下雨并没有多大关系,而是这里的经销点数量已寥寥无几。公主屯镇蛋鸡协会会长、公主屯鲜蛋交易中心负责人邢志强向记者证实,市场最红火的时候,有近30家经销点,而现在却只剩8家了。
“我们收购的鸡蛋只销往南方市场,以前一天能发过去1000多箱鸡蛋,现在也就600-700箱吧,没办法,鸡蛋数量少,收不上来。”荆州蛋品经销部经理丁科颐说。曾祥辉也认同这种说法,他告诉记者,他们收购的鸡蛋早就不走沈阳本地农贸市场了,而是专打南方市场,往本地发鸡蛋根本就不赚钱。而像广州、深圳、福建等地消费高,鸡蛋的价格也高,除去运费,也是能赚钱的。
D、业内人士“蛋情”不好缘自一窝蜂
雷明和告诉记者,早在2006年,鸡蛋的市场价格就已达到了3.4元/斤,那时的玉米收购价只有0.5元/斤,而现在鸡蛋的市场价格3.1元/斤,可玉米的价格已达到0.92元/斤。
今年大蒜、绿豆、芸豆等农产品飞涨,为何偏偏鸡蛋的价格不涨反跌呢?
“养蛋鸡的人多了呗,供大于求,价格就低了呗。”李启华告诉记者,2006年,几乎所有养蛋鸡的农民都赚了钱,这样的消息刺激着每一个渴望致富的农民的神经,加上鼓励,许多农民都投入到养蛋鸡的大军中来。而从全国的大环境来看,各地加入养殖蛋鸡的农民也在增加。
“鸡蛋的数量增加是一方面的原因,但这并不是主要原因。”雷明和认为,和一些大型养鸡场相比,中小规模的养殖户并没有享受到优惠。而大型养鸡场因为产量高把价格压下去了,他们也只有跟着这个价格走。
雷明和告诉记者,现在剩余的养殖户之所以赔钱也在苦撑,其实就是为了看好后市。养殖业风险大,价格波动大,今年价格低,也许明天就会涨上来,养殖户现在普遍抱有幻想,期望着明年的鸡蛋价格能走高。“赚钱少的想多赚点,赔钱的想找机会赚回来。”

霸王沟屯有30几户养鸡户,洪水让这些养殖户受灾严重,同时道路被冲毁,让村里库存的几万近的鸡蛋没有了销路,而且鸡舍里每天还源源不断的有新鲜鸡蛋产出。看着这些鸡蛋都宝林急了,村民们急了,几万元的东西因为道路不通眼看着就坏了。

2010年5月23日,记者在素有“中国北方禽蛋之乡”之美誉的沈阳市新民市公主屯镇采访时发现,低迷的蛋价让蛋鸡养殖户们很是失望。一些养殖户更是放弃养鸡改种地。鸡蛋价格缘何低迷?蛋鸡养殖是否就该转型?记者试图在采访中找到问题的答案。

都宝林是村上卖鸡蛋的经济人之一,在看到村民的情况后他主动找卖鸡蛋的朋友,让他们想办法进到灾区。而乡里也在努力打通便道。道路终于在23日打通了,沈阳来的拉鸡蛋车到了,一箱箱鸡蛋被搬上车运往沈阳销售。都宝林和养殖户们的脸上露出洪灾过后的第一次笑容。

A、卖一斤鸡蛋就赔一角钱

都宝林不仅是一个蛋鸡养殖户,他还为村里养鸡户提供鸡饲料,洪水让这些饲米过水后,都宝林损了十几万。但是当看到有的养鸡户因为没有饮料可喂,鸡在笼子里咕咕叫时,都宝林给三户非常急需鸡饲料的养殖户免费每家送去了1吨饲料,可以让他们可以维持到路通,新饲料运进来。

5月23日早9时,华润万家北海店。排队买鸡蛋的市民蜿蜒几十米。对于这样的壮观景象,售货员李小姐早已习以为常。在李小姐眼里,今年蔬菜涨价,一斤只需2.85元的鸡蛋早成了市民们的最实惠的选择。“每天几百斤鸡蛋都不够卖,来晚了根本就抢不着。”排队抢购鸡蛋的场景并非只出现在华润万家。家乐福、沃尔玛、兴隆大家庭等大超市每天也上演着相同的一幕。

低价鸡蛋倍受市民追捧,可远在50公里外的新民市公主屯镇泡子沿村,养鸡户李启华望着鸡舍里余温尚在的鸡蛋,却笑不出来。新民市公主屯镇素有“中国北方禽蛋之乡”之称,沈阳市区内销售的鸡蛋约有一半都来自这里。李启华是公主屯镇第一个饲养蛋鸡的养殖户。从90年代初开始,他就率先搭起了鸡棚,搞起蛋鸡养殖。

李启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现在一共养了1000只鸡,这些鸡一天能产蛋100斤左右,一斤鸡蛋外卖的价格平均为2.85元,一天能卖285元,而一只鸡一天要吃饲料二两半,一斤饲料的价格为1.1元,二两半就是0.275元,1000只鸡光吃饲料就是275元。这就意味着,1000只鸡一天创造的价值是10元钱。“卖一斤鸡蛋就得赔一角钱!”

B、养鸡户拆鸡笼卖铁改种地

李启华的话得到了新民市新星公主蛋鸡饲养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雷明和的认同。

记者在公主屯镇政府了解到,截至2009年2月,全镇蛋鸡饲养量达到1500万只,日产鲜蛋130吨,养殖户达到2000多户。雷明和告诉记者,仅仅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全镇的养鸡户几乎减少了一半,又改种地去了。

公主屯镇的蛋品经纪人柳德才告诉记者,以前他一天能从养殖户里收上1000多斤的鸡蛋,现在却连一半都收不上来了,就是因为养鸡户突然变少。“在2006年鸡蛋行情最好的时候,像东蛇山子乡太平村等几个村子几乎家家养鸡,有的养鸡大户一年最多能赚20万,养蛋鸡成为当时村民的主要致富途径,那谁还去种大田呀。可现在你再去看看,一个村子一共也就零星几户在勉强维持。今年种植蔬菜和粮食赚钱,许多养鸡户不养鸡又重新种地去了。有的甚至把鸡笼子都拆了当废铁卖了。”

记者在太平村和泡子沿村走访时发现,村民家中随处可见废弃的鸡舍和设备。李启华告诉记者,泡子沿村共有农户200户,最多时有170户都养蛋鸡,可现在只剩20多户了。雷明和也告诉记者,他的合作社是公主屯最大最知名的合作社,以前有368户社员,今年就剩200多户了。“少养少赔,多养多赔,有一个养一万只鸡的社员,今年赔了30多万,不但把以前养鸡赚的钱都赔了进去,还倒搭10多万。”

C、鲜蛋经销商只打南方市场

距公主屯镇政府300米处,就是有名的公主屯鲜蛋交易中心。这里曾号称东北最大的鲜蛋交易中心,年交易量达15万吨,不但供应沈阳本地市场和周边地区,而且销往全国20多个省、市和地区,来自香港、广州、福建、厦门、深圳、北京等地的30家蛋品经销公司、站、点在此均设经销处。

昨天上午,记者冒雨来到这里,曾经异常红火的市场如今门可罗雀,几乎一辆前来拉货的车都看不见。驻扎在这里的广州宏远鲜蛋经销处经理曾祥辉告诉记者,市场冷清和下雨并没有多大关系,而是这里的经销点数量已寥寥无几。公主屯镇蛋鸡协会会长、公主屯鲜蛋交易中心负责人邢志强向记者证实,市场最红火的时候,有近30家经销点,而现在却只剩8家了。

“我们收购的鸡蛋只销往南方市场,以前一天能发过去1000多箱鸡蛋,现在也就600-700箱吧,没办法,鸡蛋数量少,收不上来。”荆州蛋品经销部经理丁科颐说。曾祥辉也认同这种说法,他告诉记者,他们收购的鸡蛋早就不走沈阳本地农贸市场了,而是专打南方市场,往本地发鸡蛋根本就不赚钱。而像广州、深圳、福建等地消费高,鸡蛋的价格也高,除去运费,也是能赚钱的。

D、业内人士“蛋情”不好缘自一窝蜂

雷明和告诉记者,早在2006年,鸡蛋的市场价格就已达到了3.4元/斤,那时的玉米收购价只有0.5元/斤,而现在鸡蛋的市场价格3.1元/斤,可玉米的价格已达到0.92元/斤。

今年大蒜、绿豆、芸豆等农产品飞涨,为何偏偏鸡蛋的价格不涨反跌呢?

“养蛋鸡的人多了呗,供大于求,价格就低了呗。”李启华告诉记者,2006年,几乎所有养蛋鸡的农民都赚了钱,这样的消息刺激着每一个渴望致富的农民的神经,加上鼓励,许多农民都投入到养蛋鸡的大军中来。而从全国的大环境来看,各地加入养殖蛋鸡的农民也在增加。

“鸡蛋的数量增加是一方面的原因,但这并不是主要原因。”雷明和认为,和一些大型养鸡场相比,中小规模的养殖户并没有享受到优惠。而大型养鸡场因为产量高把价格压下去了,他们也只有跟着这个价格走。

雷明和告诉记者,现在剩余的养殖户之所以赔钱也在苦撑,其实就是为了看好后市。养殖业风险大,价格波动大,今年价格低,也许明天就会涨上来,养殖户现在普遍抱有幻想,期望着明年的鸡蛋价格能走高。“赚钱少的想多赚点,赔钱的想找机会赚回来。”

相关文章